永利注册送29元

“野蠻”的大數據

发布时间:2018-08-03 16:58:18
來源:廣州審計通訊
浏覽次數:
字體大小

作者:吳基科

2017年5月,一場人和大數據之間的較量在烏鎮進行。戰況如火如荼,但在3場比賽後,人類世界冠軍依然輸給了圍棋人工智能阿爾法狗。不禁令人扼腕歎息,人工智能就這麽輕而易舉地戰勝世界冠軍嗎?事實上並非如此,真正的較量隱藏在的背後。阿爾法狗背後是具備周密算法的大數據,它看起來比人類更文明、更智能,但其實學習的方法是非常野蠻的。試想一下,兩個沒有任何下棋經驗的小孩來下棋,當其中一個小孩勝出時,這個小孩就記住了一種贏棋的方法;勝出兩次時,他就記住了兩種方法;勝出一百次一千次的時候,他記住了一百種一千種贏棋的方法;以此類推,阿爾法狗就像勝出的小孩,勝出的概率隨練習越來越高,在經過幾百億次的對弈後,它就超越了人類高手,展現出更強的大局觀和前瞻性。

回顧審計工作,我們又是如何運用大數據的呢?這個過程無疑是優雅的、有章可循的。我們依據現行的法律法規,從主觀上假設出一個可能出現的違規操作,再從現有的材料找到證據來印證自己的猜測。舉個例子:要發現銀行是否存在借新還舊的業務,首先會假設企業在還舊貸款的前10天,銀行給他發了一筆新貸款。爲了印證這個猜測,慣常的方法是通過人力去檢索這10天內的銀行流水,判斷資金流向,得出某某企業借新還舊的結論。這樣的審計方式可以說是邏輯十分清晰的,但這裏面存在一個問題——如果銀行不是前10天給企業放新貸款,而恰好是前11天呢?那麽對這10天的人力檢索是檢索不出任何結果的,必須不斷擴大時間區域去嘗試,才能找到企業是否真的借新還舊。這樣的人爲檢索方式,有時候是看運氣的,而在未來,銀行體量不斷變大,以人力檢索幾萬甚至百萬家企業的銀行流水,還能行得通嗎?行不通。在這種情況下,只能依靠大數據,大數據不需要假設條件,它甚至不知道什麽是借新還舊。但它會從多個維度,比如經營情況、納稅行爲、信用等級、銀行記錄等等進行分析,直觀地展示出企業的行爲規律。某種程度上,頗爲“野蠻”,而好處卻在于,一旦企業行爲出現異常,大數據就會提出預警,不管是前10天還是11天都能自動檢索出來,實現全覆蓋和事前審計。

正因爲這種“野蠻”的特性,在審計大數據運用的道路上已有不少先行者進行探索。2017年9月,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率先研發出財務機器人,普華永道、安永、畢馬威也都緊隨其後,相繼推出具有財務審計功能的機器人。這些機器人可以幹什麽呢?它們能夠替代財務流程中的手工操作、進行財務信息錄入和彙總統計,更重要的是,它們能夠根據既定的業務邏輯進行判斷、識別財務流程中的優化點。從直觀的數據來看,財務機器人的處理速度是人類員工最快速度的15倍以上,而且它可以24小時不間斷地工作。

社會審計在大數據方面已經有了重大的突破,這給我們的壓力是巨大的,但同時這也是一種挑戰。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同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的集體學習上強調,要深入了解大數據發展現狀和趨勢,加快完善數字基礎設施,推進數據資源整合共享,更好服務經濟社會和改善人民生活。審計部門正加緊步伐實施大數據戰略,但目前大數據審計能力和水平還不高,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我們要加緊建設具有更強性能、更強功能的大數據平台,大力推進大數據審計模式,從根本上轉變我們的審計觀念。毋庸置疑的是,大數據審計的實現,能夠極大程度地提高審計效能,更加敏銳地捕捉到審計疑點,從而前瞻性地提出審計建議。正如習總書記所說的,“科技是國之利器”,那麽大數據,未來一定能成爲防補漏洞、提高治國理政能力的絕妙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