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注册送29元

境外審計如何助力國企“走出去”

发布时间:2018-12-04 08:47:53
來源:廣州審計通訊
浏覽次數:
字體大小

鄒琦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逐步推進,國有企業“走出去”的步伐也踏入新發展。國有企業在境外的投資活動,順應了國際經濟發展方式,是全球經濟合作化的有效表現,對國有經濟發展有推動作用,可提升我國在國際經濟上的地位。戰略的實施既需要實施者,同時也少不了助力者。審計作爲國有企業“走出去”的助力者,開展境外企業審計順應了時代的發展形勢,其作用在于維護國家經濟安全,加強國有企業境外投資與資産運作的監督,並且發揮審計的“免疫力”,爲境外投資企業的發展護航。

國有企業開展境外投資既存在機遇,也面臨諸多風險和挑戰,需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以“一帶一路”建設爲統領,引導和規範企業的境外投資方向,促進企業合理有序開展境外投資活動,防範和應對境外投資風險,推動企業持續發展。在這樣的目標下,境外國有企業審計審什麽,就成爲了審計人員關注的重點。

對境外審計的監管,受東道國的政治、法律、文化、投資環境、語言等影響,會讓監管部門感覺“鞭長莫及”。對于監管風險較大的企業,關注其資産的安全性及戰略目標的完成情況。根據這樣的思路,筆者認爲,可將審計內容分爲以下幾點:

一、項目投資的決策

境外投資企業在關注項目投資決策的時候,除了關注投資項目“三重一大”決策及報批手續的程序性問題之外,還需要關注投資決策是否“順勢而行”。項目投資的決策的“順勢而行”應站在宏觀經濟和微觀經濟兩個角度來看,宏觀經濟的角度是指在做境外投資決策時要順應我國的政治形勢、宏觀經濟形勢,要關注國家産業政策的調整,使境外投資事項向國家倡導、支持的方向發展。微觀經濟的角度是指做境外投資時要順應企業産業發展的方向,充分考慮企業的戰略發展方向、管理水平、財務狀況、人力資源等多方面的情況,以減少國有企業“走出去”的盲目性,避免短期行爲和過度競爭,不能讓境外投資行爲僅僅是“看上去很美”。

二、集團監管情況

(一)監管體系的建立和執行。

國內集團公司對境外投資企業的監督管理應關注其監管制度的建立與執行。有效的監督管理制度爲基礎,國內集團公司才能對境外投資企業的經營狀況了如指掌,才能清楚明白地做企業發展的下一步計劃。在審查集團公司對境外投資企業的監管情況時,應關注集團公司對境外投資企業的管理是否建章建制,其規章制度是否足夠掌握境外投資的情況,再關注監管制度的執行情況以及內部審計的情況,集團公司對境外企業的掌控情況、以確定審計風險程度。

(二)經營管理的責任和績效考核。

績效考核是推動戰略實施、有效完成企業戰略目標和預算安排的方式。對“走出去”的企業而言,“走出去”後企業經營狀況與經營管理者的水平有直接關系。審計關注集團公司是否根據投資前可行性研究方案中的投資預測,對境外投資企業經營管理者制定了合理的經營目標,以及經營目標的完成、考核情況。

三、經營管理情況

(一)境外投資企業經營情況。

查看境外投資企業的實際經營財務狀況,關注境外投資投入、産出是否符合預期,總體效益情況,是否按戰略目標有序進行;境外投資項目債務利息負擔、投資回收的現金流管理是否安全,財務報表是否真實反映了企業的資産、負債、損益情況。關注企業的現金流是否充足,可通過財務管理科學預測現狀是否能健康存續,未來是否能帶來盈利,是否存在經營未達預期的財務風險狀況,國有資産是否能保值增值。

(二)境外投資企業管理情況。

1.內控管理。

境外投資企業內部控制成效取決于股權結構、組織結構、資源管理系統、企業文化等多個方面。而內部控制的目標要求,按照COSO內部控制要素,應用在境外投資企業上,審計可根據以下目標設定進行檢查。

第一,控制環境。審計應關注境外投資企業治理結構是否科學,董事會與審計委員會是否有效指導管理層構建內控制度;高級管理人員是否具有風險控制意識;組織架構是否清晰,權責分工是否明確;企業文化,是否誠信規範運作。

第二,風險評估。審計應關注境外投資企業跨國經營戰略目標是否明確;是否具有較強境外投資和運營的內外部風險識別、評估、防範、應對能力。

第三,控制活動。審計應關注境外投資企業內控制度是否完善,包括國有産權登記控制、會計系統控制、預算控制、資金調控控制、投融資決策控制、重大事項審核控制、重大合同審核控制、國有財産管理控制、期貨期權及金融衍生品交易控制等,以及各項業務流程內控程序是否有效執行。

第四,信息與溝通。審計應關注境外投資企業是否保持信息溝通暢順,內部溝通、與國內母公司、與外部機構是否有效傳遞,是否能夠達到員工正確履職、集團公司有效控制、管理者決策有信息支持的目的。

第五,監督。審計應關注境外投資企業是否建立了完備的內部與外部審計制度,能及時發現內控問題,優化內控程序。

2.資産管理。

資産管理情況是境外企業審計的重點。境外資産的安全性和保值增值是在企業實施“走出去”戰略後,審計最關心的問題。在資産管理方面,審計需要關注以下科目:

(1)固定資産。審計應關注境外投資企業是否建立健全資産分類管理制度,定期開展資産清查;審查境外投資企業土地房屋等資産的完整性、安全性,是否及時辦理國有産權手續,是否存在賬實不符、賬賬不符的情況,是否存在未按規定處置資産、存在賬外資産、個人代企業持有物業或未按當地會計准則入賬等情況。

(2)存貨。審計應關注境外投資企業采購與倉儲職責是否相分離,存貨核算方式是否恰當,盤盈盤虧報批手續是否完備,是否存在賬實不符的情況。

(3)無形資産。審計應關注境外投資企業無形資産的會計核算是否合理,攤銷方式是否前後一致;關注土地使用權、專利技術、商標等無形資産入賬價值是否高估。

(4)金融資産。相對國內會計准則,境外會計准則對“會計科目”的分類較爲寬松,國內的一級金融科目有“交易性金融資産”、“持有至到期投資”、“貸款”、“可供出售金融資産”等,部分境外會計准則並不要求將金融資産歸類到這四個一級金融科目下,而允許直接以金融資産的名稱作爲一級科目。審計需關注境外投資企業的金融資産性質,是否存在賬務處理不正確導致的會計報表反映的資産損益差異較大;關注重大資産相關的合同是否存在漏洞隱藏風險等。

3.資金管理。

境外業務國際化程度高,各國會計准則與財務制度與國內都有不同。所幸我國的會計准則在幾次的修訂後,逐漸與國際接軌,差異化逐漸縮小。在資金管理方面,審計需要關注以下科目:

(1)現金。關注大額現金支出的原由是否合理,是否符合境外投資企業現金管理制度;會計與出納的崗位是否分離,現金的保管是否安全,是否“坐支”現金;現金余額是否真實、賬實相符。

(2)銀行存款。境外投資企業與國內集團公司間的資金往來受外彙管制,爲減少不便,境外投資企業或以個人賬戶、其他機構賬戶等開展業務、進行資金往來,其産生較大風險。審計需要關注境外企業銀行開戶情況,是否存在以個人名義開設賬戶的情況,是否存在將企業賬戶轉借給個人或者其他機構使用的情況,是否存在偷偷轉移資金的情況。

(3)成本、費用。大部分境外國家財務規定中,對發票並沒有嚴格的要求,有別于國內的財務制度。因此,審計需要關注會計核算的“真實性”,關注資金管理辦法是否明確資金管理權限,是否嚴格執行企業主要負責人與財務負責人聯簽制度,大額資金支出和調度是否符合境外企業規定的審批程序和權限;關注收入與成本的匹配性,是否存在將經營業務無關的支出轉作經營成本,虛減利潤。

(4)往來賬款。應收賬款、其他應收款、應付賬款、其他應付款等科目都是容易隱匿資金的會計核算科目。審計需要關注長期挂賬的應收賬款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已收未入賬的情況,必要時需親自函證對方單位;關注應收賬款是否及時追收,是否存在未及時追收導致喪失追索權造成國有資産流失的問題;關注應付賬款挂賬事項的真實性,是否有合同支持,,是否存在以虛假業務套取資金、虛擬交易的情況;關注壞賬的沖銷是否有足夠依據等。

4.重大經濟事項管理。

境外企業的重大經濟事項審計與國內審計趨同,但由于企業在境外,風險高于國內企業。審計需關注:

第一,境外企業投資事項。關注企業股權投資決策程序是否合規,審批手續是否完備,是否經過可行性研究,擬投資的企業資産是否經過中介評估。

第二,境外企業融資事項。關注是否控制融資風險。

第三,境外企業重大資産處置事項。關注企業土地轉讓、房産處置、大型生産線、重大設備等固定資産處置事項,關注是否存在因處置不當導致境外國有資産流失的情況。

第四,境外企業重大工程項目。關注重大工程項目的建設是否符合境外當地法規,是否符合集團公司的戰略定位;關注工程造價是否在合理範圍內,工程款項的支付是否真實等。

與國內投資相比,境外投資企業的資産運作風險更高,境外企業審計面臨的難度更高。審計需要抓住境外投資企業的審計重點,爲國有企業的境外投資保駕護航。


(作者单位:廣州市審計局企业审计处)